龙游两个何之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3日

  衢江悠悠向东流,两岸风光衬高楼。

  古来几多人和事,载入文章传龙游。

  衢江南岸有个地名叫詹家,北岸有个处所叫团石。詹家水汀圩村出了个水利泰斗何之泰,团石泽基也出了个党史人物何之泰。

  笔者留意到有些文章中把两个何之泰混合起来,把此何之泰的故事加到了彼何之泰头上,其实有些张冠李戴的感受。

  本文把龙游两个何之泰放在统一篇文章里写,让龙游的读者们晓得两个何之泰各有各的履历,各有各的故事。

  一、水利泰斗何之泰

  龙游修志,入传人物少不了他;浙江写水利志,入志名人离不开他。他从苦孩子到爱国粹生,从热血青年到优良员,从大学传授到全国出名的水利界泰斗,他的终身,与学问结伴,与水利结缘。他,就是令龙游人感应骄傲的水利博士何之泰。

  何之泰的本籍是浙江瑞安,在他父亲七岁那年,祖父带妻携子迁到龙游西乡,在衢江南岸的水汀圩村假寓,靠开荒种地和帮人打工谋生。父亲何云熙在兄弟四个中排行老二,在贫穷和磨难中慢慢长大成为一个庄稼汉。

  富有富的路,穷有穷的路。经人引见,何云熙娶了一个贫民家姑娘做媳妇。1902年,何云熙得子,取名之泰,字叔通,谱名为振鹏。

  其时水汀圩村的东南北三面满是荒滩,被本地望族大户占着,客户要开垦,必需先交圈地押金,立契承租。因而本地富家与外来客住户之间矛盾甚重,斗争激烈。

  1904年秋,何之泰的伯父在夜间守护庄稼时被人暗算,尔后租种的客田被田主收去另租他人。何云熙一怒之下与田主对簿公堂,可是在阿谁“堂堂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岁月里,既无钱又无势的何家必定败诉,何之泰的祖父为此断气身亡。接着何之泰的生母病故、幼弟夭折。真是“屋漏偏遭倾盆雨,衣单却受刺骨风”。在连续不断的繁重冲击下,何云熙的精力几近解体。

  痛定思变,何云熙决定走经商之路,决心通过艰苦创业来改变本人的命运。他是个伶俐能干的汉子,颠末一番拼搏,终究初步脱节了家庭窘境。他深知文化的感化,立誓要把儿子培育成一个文化人。于是,已是10岁的何之泰便成了背上书包上私塾的小儿郎。

  贫民的孩子早懂事。伶俐伶俐的何之泰,幼小的心灵里铭记着一道道家庭倒霉的伤痕。他深知父亲的良苦存心,进校后静心读书,吃苦研究,每次测验的成就都是全班第一名,遭到师长的表扬、同窗的爱慕。每天下学回家,书包一放就下田劳动或铲草放牧,成为父亲的好辅佐。1918年,何之泰以第一名的成就在小学结业。

  这时的他,曾经成为身段魁梧、熊腰虎背的俊秀青年,在田里干活是一把好手。父亲何云熙既要耕田地,又要做小生意,其实忙不外来,本想让之泰从此留在身边做个辅佐。可一想起辛酸的家庭旧事,便咬咬牙,下定决心让之泰继续升学进修。

  何之泰不负父望,昔时秋考进杭州安靖中学,从此他愈加发奋攻读。他从苏秦吊颈刺股、匡衡凿壁借光等典故中罗致精力动力,早上天未亮就在路灯下读书,冬天操纵厨房灶火的光照明看书。

  何之泰成为安靖中学学子中的佼佼者,每门功课的成就均名列前茅,获学校的奖学金。在安靖中学读高一时,适逢“五四”活动迸发,满怀爱国激情的何之泰积极加入反帝宣传、抵制日货的爱国,他和爱国粹生一路声援、支撑“和记洋行”工人的罢工斗争,成为的骨干分子。

  中学结业后,父亲但愿何之泰报考政法大学,此后成为法官,既荣宗耀祖,又可为家人报仇雪耻。何之泰则认为国耻大于家仇,要雪国耻,必需先把国度扶植好,他说服父亲,决定选学理工。1921年,他以优异的成就被南京河海工科大学水利工程系登科。苦读4年,结业后因成就凸起、操行规矩,被学校保举到其时的徐州总司令部任技正,担任徐州所属各县的水利工程扶植。

  何之泰对工作高度担任,敷衍了事,遭到同事的好评,深得时任徐州总司令的陈仪赏识。后来陈仪调任浙江省长兼省工程局监视,聘何之泰任浙江工务局技正。北伐胜利后,省工程局改称杭州工务局。

  何之泰在任职期间,对杭州城市进行了当真调查,撰写了《革新杭州市街道打算的看法书》。文章颁发后,深受出名园艺专家吴寅的表扬,两人心有灵犀一点通,遂成莫逆之交。昔时回家投亲,应乡亲们的要求,他设想采用通了竹节的毛竹作水管,穿过百步溪底,使用“倒吸虹”的方式引姜席堰西干渠的水灌溉农田,使下汪、水汀圩、小汀塘、后厅等村的500多亩旱地变成良田,博得临近村民的奖饰。

  他的父亲何云熙见儿子为家乡办功德解难题而倍受乡邻称颂,从中遭到开导,也自动联络乡亲,为首倡议兴修被洪水冲垮多年的坊门桥,于是“何家父子举善事”在龙游西乡一带传为佳线年夏,浙江省应考庚子赔款公费留学生。此时的何之泰已有妻室,且要承担几个弟妹肄业的糊口费用,不筹算去招考。在老婆的激励和同窗老友陈庆、蒋涤泉的挽劝下,终究下了决心去招考。成果一举成功,考进了美国康乃尔大学研究院攻读土木匠程专业,获得硕士学位。继而考进爱俄华大学研究院,攻读水利工程专业,获水利工程博士学位。

  他在康乃尔大学进修期间,著有论文《通过正方形、三角形及梯形堰口的流量的测定》,获得美国粹术界的好评,被美国工程师学会采取为会员。在爱俄华大学留学期间他努力于研究河道泥沙材料,频频进行水槽试验,把感性学问和理性学问连系起来,撰写出《河底泥沙起动流速简直定》博士论文,登载在美河山木匠程学会的刊物上,博得高层专家的赞同,一时名震一时。

  1933岁尾,何之泰学成取道欧洲回国,刚到杭州,就被江苏省扶植厅聘为技正。到镇江不久,地方大学工学院卢希候院长从南京特地赶来请他到地方大学任传授,经江苏省扶植厅同意,每礼拜六、日两天去地方大学工学院讲课。他旁征博论、深切浅出、循循善诱的讲授气概,深得学生们的接待和敬重。两个月后,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处征得江苏扶植厅同意,聘他为水利处技正,掌管设想科工作,同时继续在地方大学讲课。

  1934年,何之泰在堆集教科研功效和实践经验的根本上,写出了数万言的科学论文《河道冲刷流速之测试》,颁发于《水利月刊》第六卷第六期上,文中提出的推导水流起动流速与泥沙粒径及水深试验关系式,被科技界誉称为“何氏公式”。同年夏,他偕技工邱锡爵等赴西北各省视察水利,至10月回南京。不久又衔命率设想丈量队去甘肃秦陇勘测设想临洮沟渠工程。

  时值天寒地冻,他冒着严寒,长途跋涉,当真调查本地地质机关、地貌特征。他以科学的立场,按照现实斗胆立异,实行当场取材,削减了施工费用,终究打败各类坚苦,建成洮惠渠。他写的《甘肃洮惠渠工程打算》,刊载于《水利月刊》九卷三期上。他在调查西北各省水利的同时,对黄河也进行了调查和研究,撰写了《黄河上游之水上交通》一文,成为开辟黄河上游交通的指南。

  1935年夏,何之泰随中国工程师学会组织的广西调查团赴广西调查,应邀担任水利专职调查员,著有《广西水利调查演讲》,颁发于国立北洋工学院工科研究所《研究丛刊》上。同年9月,他辞去水利处职务,招聘北洋工学院任水利工程系传授。

  讲授之余,他集中精神处置水利工程的研究,先后颁发了《流水对沙砾的搬运感化》和《防沙入渠方式之商榷》等论文。他是中国较早处置渠中含淤问题研究的学者,也是最有研究功效的专家。

  1937岁首年月,何之泰应浙江省主席之聘,出任浙江省水利局局长兼浙江省建工厅技正。在对省内所有河道湖泊、地质地貌、水文水势作了缜密详尽调查后,颁发了《十年来之浙江水利》,按照省内各地域分歧的地质、水势特征,提出分歧修治方案和办法,对浙江的水利革新起了指点性的感化。

  何之泰身世于饱受蔑视和侮辱的家庭,学生时代又受过“五四”活动的洗礼,思惟比力前进。当他看到蒋介石对峙“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时,感应很是愤恚,逐致信时任军政部次长的陈仪,寄望予陈能力谏蒋介石,遏制内战,分歧抗日。但信发出后,如泥年入海,杳无回讯,令他十分失望。

  五年的宦海糊口,本想献身祖国扶植事业,努力于救国救民,但目睹了内部尔虞吾诈、争权夺利、掉臂民生、中饱私囊的现实景象后,他感应心灰意懒。

  1938年7月,他当机立断地弃政从教,招聘湖南大学,先后任传授、水利系主任、工程学院院长、代办署理校长,兼中国水利工程学会董事、长江分会会长,长江省立工业专科学校、克强学院的系主任。抗打败利后,曾一度受聘用南京长江水利总局参谋。他严谨治学、诲人不倦、师德高贵,深为同事和学生们所佩服。他桃李满全国,且大多成为水利界的骨干和栋梁,学术界誉称他为“中国水利界的泰斗”,是受之无愧的。

  1949岁首年月,何之泰应严希纯之邀到香港讲学,其间,与中共地下党员有接触,对中国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同年6月6日,他借用湖南省扶植厅会堂,以工程师表面召开中国水利学会长沙分会会议,特地会商了若何庇护好仪器和水利材料,驱逐湖南解放的问题。在他任教的湖南大学水利尝试室里,保留了洞庭湖工程处所有丈量仪器和大量贵重材料。他还积极地加入了湖南省的和平解放活动。

  1950年5月,何之泰率湖南大学水利系师生达到武汉,与武汉大学工学院归并,继续任水利系传授、主任。1950年7月,地方组建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前身),他应水利委员会主任的礼聘,出任委员、副总工程师。同年秋,又受聘汉江管理委员会委员。他先后担任长江、汉江流域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武汉各界人民代表,武汉市社科联常委,全国二、三、四届政协委员,湖北省人大代表。

  1955年,长江特大洪峰袭击武汉,古城危在朝夕。在求助紧急关头,何之泰肩负党和当局的重托,以科学的立场、不凡的聪慧,提出抗洪方案,并亲临现场批示,为捍卫武汉立下汗马功绩。在建筑江汉流域杜家台分洪工程时,各路专家在选择闸址问题上辩论不休,久议不决,何之泰在深图远虑后提出了一个令所有专家信服和附和的最佳方案,获得分歧通过;在研究陆水坝墩址点窜方案时,他判断地提出采用“差动”方案,实践证明,具有消能抗蚀的较着结果,再一次遭到里手里手们的奖饰。

  何之泰工作作风严谨,脚踏实地,尽心尽责,对峙按科学纪律处事,在我国水利扶植史上建树卓著。在扶植荆江分洪工程时,他担任总批示和手艺委员会副主任,对北闸的沙基处置问题、闸下的消能防冲问题、南线大坝穿越黄天湖若何避免坝身沉陷问题等等疑问问题,他都作了妥帖的科学处置。

  他亲临工程扶植现场持续奋战了75天,使工程赶在汛期到来之前胜利完工。他的精采贡献,遭到了党政带领和各界人民的分歧奖饰。丹江口枢纽工程、鸭河口枢纽工程、广东芦苞闸修复工程等,他都亲临现场,进行手艺指点。他的汗水洒在一个又一个的扶植工地上;他的脚印,留在祖国浩繁的严重水利工程上。他带领长江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的同仁们,对环球注目的长江三峡工程、葛洲坝工程进行了科学研究,编撰了河流整治方案,为长江流域规划的制定和河流整治工程的设想供给了大量的科学决策根据,为科学开辟长江流域做出了杰出贡献。

  在中国水利界有“南何北张”的称誉,“南何”即何之泰,“北张”即曾任地方水利部副部长的张含英。

  1956年,何之泰名誉地插手中国。1957年起,任长江水电科学院院长,不断到逝世。同时,持久担任湖北省水利学会理事长。1958年,视察武汉,何之泰遭到了毛主席亲热接见。

  1956年,63岁的何之泰患有高血压、动脉软化症,走路时四肢举动颤栗,步履艰难。组织上派人照应他,让他好好休养。但他执意要在有生之年,再为祖国的水利事业做些贡献。他柱着手杖,跋山渡水,到长江上游金沙江一带实地调查,在亲身控制第一手材料的根本上,写出了详尽的开辟方案。就连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为之打动。

  何之泰从一个农家的苦孩子,到旧社会的学问分子,最终成为新中国高级学问分子的表率。他的终身,是科技实践的终身,是为祖国水利事业奋斗的终身,是为民造福的终身。解放前,他在宦海中也曾获得重用,但看破了当局的败北暗中,先后两次拒绝加入,并决然弃政从教;解放后,他目睹了的贤明伟大,非常热爱新社会,决然走上从政之路,并成为的一分子。他身为带领和杰出贡献的科学家,严以律已,和蔼可掬,作风正派,勤简朴实,敬业尽责,爱国爱党。1951年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高潮中,他一次就捐献出一斤多黄金援助中国人民意愿军。三年坚苦期间,他自动要求打消持供,和群众一路吃食堂,并向组织打演讲将本人的月薪从380元降为250元,以减轻国度的承担。组织上分派给他一幢三层室第,他自动让出两层,并退还所设置装备摆设的沙发、风扇。他的老婆患神经病,糊口不克不及自理,他拒绝雇保姆,亲身承担家务和教育后代等琐事。解放前后,一些老友看不外意,多次劝他养妻另娶,都被他婉言拒绝了。长江水电科学研究院有一位孤身老职工没有住房,何之泰自动让出半间给他住,并经常照顾他,使这位职工感谢感动涕淋。在患高血压两手颤栗的环境下,何之泰还对峙为孩子缝补衣服。

  何之泰在入党申请书上如许写道:“颠末一系列的理论进修和社会实践,政治觉悟不竭提高,我从心里深深感遭到的伟大和准确。……我申请插手的组织,决心做一名兵士,把本人的全数力量贡献给党的事业。”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用现实步履实践了他的诺言。

  1970年3月1日,因突发脑溢血,中国水利界的一颗巨星在武汉陨落,留给后人的是无尽的追思和纪念。作为水利专家,他是泰斗;作为大学传授,他是良师;作为员,他是旗号;作为带领干部,他是表率。何之泰,这个辉煌的名字,将永载中国水利史册!

  终身事水利,学博业精成泰斗;

  两袖拂清风,德高望重为表率。

  二、党史人物何之泰

  何之泰于1916年3月出生于团石乡红船头村泽基天然村。1924年9月入泽基私立小私塾读初小,1928年9月进詹家石亘完全小学读高小,1930年7月高小结业。接着,又在石亘小学补习一年。

  其时学校教师欠缺,就让何之泰一边教二年级的功课,一边补习文化课。1932年7月至1933年8月,在家牧牛,加入田间力所能及的农活劳动。1933年9月至1935年7月,在龙游县立师讲所肄业。

  1935年9月至1936年7月,在团石乡大垅初级小学任教。1932年8月由定海县公众教育馆馆长徐士彬(龙游崇元人)礼聘,任该馆图书办理员。1938年11月,通过龙游庙下人华延岑的引见,到义乌县公众教育馆任馆员,几乎每天都要下乡做抗日宣传工作。1939年2月,由湖洲人陈辞和诸暨人徐致平引见,加入中国组织。

  公众教育馆馆长俞松汶去职后,何之泰被义乌县县长吴山民(中共地下党员)委任为公众教育馆代办署理馆长。其时的义乌县民教馆现实上成了中共的地下联络站。何之泰通过调查,接收了一位做烧饼的工人插手党组织。6月,接管党组织的一个奥秘使命,赴东阳给一位在中国银行工作的地下党员送信,完成使命后遭到组织带领的表彰。

  1940年11月,何之泰辞去义乌公众教育馆工作,回龙游老家办亲事。1941年2月,应刘云龙校长之聘,重回詹家石亘小学任教。1942年8月,受吴南章校长礼聘,到址设上圩头的龙游县立初级中学任事务员。徐致平到上圩头找到何之泰奥秘筹议若何开展党的地下工作,何之泰通过关系引见徐致平到詹家石亘完小教书。

  为了保护地下党员的身份,何之泰在龙游县立初级中学加入了三青团组织(三青团是带领下的青年群众组织,这为他后来的蒙冤埋下了第一个伏笔)。1943年8月,何之泰引见中共地下党员祝诩到龙游县立初级中学任教,差人前去祝家挑铺盖,可祝诩却已招聘于兰溪三中了。何之泰工作积极,待人诚恳,深得吴南章校长的赏识,被汲引为总务主任。

  1945年8月,日本颁布发表无前提降服佩服。其时任团石乡乡长的丁柏林,持久逼迫群众,巧取豪夺,为非作歹,惹起乡民抵挡,要求丁柏林下台的呼声十分强烈。在詹家核心小学(原石亘小学)教书的党员干部徐致平得此消息后,阐发了形势,为了取得合法身份,控制政权,有益于获取谍报,开展合法斗争,便找到何之泰密商,要求何之泰趁丁柏林下台之际,操纵团石乡乡民身份回籍竞选乡长,当个“白皮红心”的乡长。颠末一番勤奋,何之泰于1945年岁尾竞选成功,出任团石乡乡长,这为他后来蒙冤埋下了第二道伏笔。

  何之泰上任团石乡乡长后不久,便礼聘徐致平为团石乡户籍干事,如许更便于奥秘开展党的地下工作。何之泰撤换了几位日常平凡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的保长,选用了比力暖和厚道、忠实可托的人担任保长,重树了团石乡公所的抽象,群众的否决声慢慢平息下去。

  何之泰通过多番勤奋,获得了省赈灾布施署的布施补助款,策动群众兴修水利,开挖了淤塞多年的木湖。在征兵抽壮丁方面,何之泰采纳能拖则拖、能推则推的法子来对付。其实对付不了时,就采用“有钱出钱、无钱出力”的雇佣体例来处理,准绳上采纳尽可能不抽不抓不拉的对付立场,较矫捷地庇护了农人群众的好处。

  徐致平则以团石乡户籍干事的合法身份,经常以外出“清查户口”为由黑暗开展党的地下勾当,成长思惟前进的群众插手党的组织中来。他先后在吕家成长吕贞来(解放初期在捍卫塔石区当局与叶鹤匪贼战役中牺牲),在洋塘边成长了其时当“伪保长”的王纯有及金春生,在盈川成长了朱道生等十名同志奥秘插手中共党组织。1946年8月,在徐致平的指点下,成立了洋塘边支部,王纯有任支部书记,下辖两个党小组。

  何之泰按照徐致平的企图,无意识地接近团石差人所的干警,和他们交“伴侣”,以取得他们的信赖,其目标是在前提成熟时组织力量篡夺高家乡公所和团石差人所的,组建武装力量。

  在担任团石乡乡长的同时,为更好地保护中共地下党员身份,何之泰还兼了三青团分队长的职务,这为他后来的蒙冤埋下了第三道伏笔。1947年10月,何之泰遭到反动势力的攻击,有人到龙游县县长周俊甫面前告黑状,说何之泰有倾共嫌疑。为了避免实在身份表露,何之泰辞去了团石乡乡长职务。接着,徐致平也分开团石乡当局。

  1948年4月16日,徐致平出席了在兰溪水亭下李村召开的龙兰寿三县中共各区委担任人会议,会议决定成立“中共龙兰寿三县工作委员会”,由徐致平总担任。会后,徐致平即赶赴龙游团石乡洋塘边,召开支部会议,研究若何篡夺兵器,组建武工队等事宜。

  支部会竣事后,徐致平经团石前去泽基何之泰家联络工作。路过团石时,被团石差人所的巡官章上槐发觉,章上槐率领数名差人黑暗跟踪徐致平。在这之前,金肖支队联络站的王炳早已哗变,供出了徐致平的地下党干部身份。徐致平刚走进何之泰家,就被跟踪而来的差人拘系。何之泰也被龙游县当局扣留三个月,终因证据不足而释放回家。

  徐致平被捕后,关在龙游看守所,几经审讯,他矢口不认可本人是员。仇敌便带来了叛徒王炳进行对证,徐致平究竟经不起打单,认可了本人的员身份,并供出龙游隔塘党小组的林春有和后周村地下党员陈章元等人,以致一些地下党员遭到的拘系。徐致平的哗变,不只使何之泰中缀了与党组织的联系,并且添加了后来承受不白之冤的主要要素。

  1949年5月6日,龙游解放。不久,何之泰被组织放置到衢州专员公署行政干部学校进修。10月中旬,被分拨到山河县粮食局工作,担任股员、统计员及代办署理股长等职务。1953年,被评为县粮食系统劳动榜样。

  1954年12月的一天薄暮,粮食局的一位股长带来两名公安人员,颁布发表何之泰为反革命叛徒,拘系归案法办。带到看守所后,也不见有什么,只是口头通知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强制劳动革新。

  关了两天后,第三天即押送到山河浙西农场劳动革新。1956年劳改期满后留场工作,同时颁布发表摘掉反革命分子帽子。1958年8月,调往杭州乔司农场任通俗工作人员。1959年2月后,先后在遂昌、枫林等地当砍木匠人,又分拨到新安江筛砂石,再被派遣到长兴县泗安农场当职工。1962年8月,从泗安农场下放回团石泽基老家,边加入出产队劳动,边接管贫下中农再教育。

  期间,何之泰因三青团和团石乡乡长问题多次蒙受大会批斗。1970年8月的一天,衢县革命委员会派了一位叫洪忠清的干部找何之泰谈话,说:“关于你的汗青问题,组织上此刻曾经查询拜访清晰,不克不及说你是叛徒,只能说你是。”在场的有团石公社革委会主任钱吉利,下下学问青年钱小虎担任记实员。何之泰听了这个结论后,欢快得热泪盈眶,冲动地说:“感谢党组织为我洗清不白之冤,我必然积极劳动,做一个新会主义新人。”

  1978年9月5日,何之泰向衢县县委组织部写信,反映了本人1939年2月入党后的一些履历,但愿能恢复党籍,从头回到党的怀抱,但信件发出后,如泥牛入海,杳无回音,何之泰完全失望了。

  1983年2月,龙游恢复县制。何之泰向龙游县委组织部反映本人的环境,要求赐与完全平反。龙游县委组织部与山河取得联系,山河县对何之泰问题再次进行查询拜访核实。

  1984年4月1日,山河县人民当局江政复(1984)30号文件《关于何之泰问题的复查决定》中指出:因何之泰的政历问题,1954年1月17日,山河县人民当局公安局以“公侦保字第182号”公函对何定为内部五类反革命分子,解雇公职后并拘系依法处置。现复查:一、何原系地下党员,后又加入三青团,任分队长,并接任伪团石乡乡长等问题,入伍后均向组织交待清晰,原处置定何为“反动党团骨干分子,坦白身份混入革命步队”之词不实。二、原地下党工作人员徐致平被捕,是叛徒王炳(彬)告密出卖所致,与何无关。徐被捕后,因害怕受刑,向敌供出了我地下党环境,亦非何之泰所为。原处置材料失实。三、江法(8)刑复字第三号判决书已撤销原判,对何宣布无罪。

  据此,原对何之泰一案的处置实属冤枉。按照“有错必纠”的准绳,决定撤销江人(54)公侦保字第182号文件对何的定性和处分,恢复何之泰同志的公职,收回作退休处置。致此,何之泰终究被完全平反,但因为时间太长,无法恢复党组织糊口。

  1988年6月,何之泰在家乡泽基归天,享年73岁。

  何之泰的终身,是名誉而辛酸的终身,是追求谬误而承受耻辱的终身。值得高兴的是,在他晚年之际,组织上终究澄清汗青现实,还他一个洁白。他的姓名和事迹载入《中国龙游汗青(第一卷)》,成为龙游的党史人物。

(编辑:admin)
http://saremiart.com/sx/254/